都安县
切换分站
免费发布信息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都安县便站网 > 都安县生活资讯 > 都安县便民生活 >  揭秘军事天才拿破仑的情场浪漫功夫_奇人异事

揭秘军事天才拿破仑的情场浪漫功夫_奇人异事

发表时间:2019-10-16 11:13:47  来源:  浏览:次   【】【】【
拿破仑画像波拿巴搬到诺夫?德?卡皮西纳街的总部大楼去住。时来运转,青云直上,但这一切并没有使他得意忘形,他仍然过着原来过的那种生活。他似乎对别的生活方式毫无所知。但是,他却利用这个大好时机,立刻让他

拿破仑画像
波拿巴搬到诺夫?德?卡皮西纳街的总部大楼去住。时来运转,青云直上,但这一切并没有使他得意忘形,他仍然过着原来过的那种生活。他似乎对别的生活方式毫无所知。但是,他却利用这个大好时机,立刻让他的家人和朋友得到了实惠。他把朱诺和路易提拔为自己的副官。他把费什招来,后来当了他的秘书。他强调约瑟夫应当出任执政,他让人任命吕西安为军事专员,他把小热罗姆安排到圣日耳曼一所条件好的寄宿学校,原来约瑟夫的保护人肖韦,现在成了财政审核官,莱蒂齐亚太太的一个亲戚,叫拉莫利诺,成了军需总管。他给母亲和妹妹寄去了五至六万法郎银子、指卷和服饰。他每天都去看望可怜的危在旦夕的佩尔蒙,安慰他的妻子和孩子们,帮助他们。他对人的真诚善意,人们心领神会,不加怀疑。他替梅努将军求情,对他既往不咎。当保王势力缴械投降时,他表现得温和而有人道,让许许多多可疑分子混过关去。为了减轻人民极端的贫困,他组织人分配面包和烧火的劈柴。督政府成立并行使权力。巴拉斯统治着督政府。不过波拿巴现在与他几乎是平起平坐。波拿巴成了巴拉斯家的常客,经常出席他家豪华排场的晚宴,到“茅草别墅”度销魂的晚会。他现在就是这些女人们争宠的对象。他现在是“葡日将军”了,而且军权在握,他在巴黎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了,与巴拉斯也能算是平起平坐了。他开始频繁出入巴拉斯家中,在那里,巴拉斯的新情妇塔里昂夫人很友好地接待着他。一天晚上,在耀眼的灯光下,拿破仑手挽着塔里昂夫人的手,跳起了优美的舞蹈。塔里昂夫人双臂裸赤,着一件宝石蓝色滚边衣裙,高耸的乳峰伴着乐曲微起微伏,一股淡淡的香水阵阵袭向拿破仑。拿破仑说:“夫人的眼睛似天上新星炫人心神,夫人的美发似天上的白云飘摇柔美,夫人的红唇似美丽的鲜花吐露芬芳,夫人的……”塔里昂夫人笑着打断了他的赞美,娇嗔地瞟他一眼道:“好了,好了,将军也如此善于辞令了,看来巴黎没有您有所不为的事了。不过,我可不是巴黎最美的人呀。”拿破仑调侃地道:“怎么?夫人难道还不能称为巴黎第一美人吗?”塔里昂夫人嘴巴一呶,朝坐在一旁的博阿尔内夫人指到:“那才是一位美人哪,来,我给您介绍。”塔里昂夫人把拿破仑拉到博阿尔内夫人面前,介绍道:“约瑟芬,这就是我们天天谈起的救星,葡日将军??拿破仑?波拿巴将军。这位是美丽非凡的约瑟芬?德?博阿尔内夫人。”博阿尔内夫人站起身来,羞怯地看了一眼拿破仑,娇声道:“将军是有名的英雄,认识您很高兴。”拿破仑盯着面前这位娇媚的女人,心里不由一动,真是天生尤物,一双蓝如海洋般明亮的眼睛,一双弯似新月般的黛眉,一副红火欲滴的唇边溢出的微笑,都是那么无可挑剔,那纤美的体态,那起伏的酥胸,都是那么的诱人,尤其是那一抹飞上脸颊的淡淡红润,更使拿破仑感到在这群放浪形骸的妇人中少见为鲜。拿破仑情不自禁地托起那双纤柔的手,放在唇边,深深地吻了下去。塔里昂夫人笑道:“约瑟芬,这位将军就交给你了,你可要招待好,我到那边去一下。”说完,塔里昂夫人扭身撤到了一边。只剩下拿破仑和博阿尔内夫人两人四目相视,久久没有说话。这是塔里昂夫人早就想好的一场安排。博阿尔内夫人已年过三十了。她经过了身陷囹圄之后,开始放浪不羁,玩世不恭。她常浓妆艳抹,衣着入时,在各种沙龙中卖弄风骚。当巴拉斯大权在握时,她使尽媚功,把巴拉斯拉到了自己的床上,以满足巴拉斯情欲的代价,换取自己缺少的金钱。她有两个孩子需要照顾,她的经济来源仅限于当局的小小施舍,她只有靠自己的肉体来换得金钱,满足自己继续优雅的生活。她很迷恋也很满足于这种生活。但她渐渐感到巴拉斯不再需要她了,而且很快爬到了她的好友塔里昂夫人的床上。塔里昂夫人对她有恩,她无法把一腔嫉妒失意抛在塔里昂夫人身上。于是在昨晚,她曾落泪向塔里昂夫人道:“亲爱的,我是不是老了?不再美了?”塔里昂夫人自然知道她的话意,笑道:“你依然美丽,而且无与伦比。明天我将设舞会,到时我请你与一位将军共舞如何?”她答应了,这其中奥秘与塔里昂夫人心照不宣。而塔里昂夫人也知道巴拉斯曾与博阿尔内夫人有暧昧关系,巴拉斯也不止一次在她面前抱怨过,说博阿尔内夫人贪婪、对金钱太看重、很想远离她等等话语。塔里昂夫人聪明地意识到巴拉斯的心思,便想出了既能让巴拉斯不再重回博阿尔内夫人怀抱、又落个帮了博阿尔内夫人名声的主意。塔里昂夫人对拿破仑很关注。她感到这位年轻人身居要职,并频繁出入沙龙的变化,说明这位年轻人有跻身权贵的欲望,但他贫困的出身是他行动的极大障碍。如果把博阿尔内夫人介绍给他,既给他跻身上流提供台阶,又表示了自己对他的重视与关怀。当她对巴拉斯提起这些话后,巴拉斯高兴地捏了捏她的脸蛋儿,夸道:“好一个聪明的小精灵。”于是,就有了今天这场介绍,而拿破仑只是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晚宴结束,拿破仑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过博阿尔内夫人的那张俊脸。他回家躺在床上,博阿尔内夫人的身影依然在他眼前晃动,久久不能离去。他开始绞尽脑汁地思考,怎样才能再有机会与博阿尔内夫人一起共舞。这时,他的小德茜蕾在他心中,与博阿尔内夫人相比,太渺小、太苍白、太淡漠了。
这时的拿破仑已经不再对一位胸脯微凸的小姑娘激动不已了。尽管德茜蕾曾经给过他温馨,但对他来说只是一段美好的回忆了。在这个夜晚,27岁的拿破仑第一次深切地感到自己最需要的是一个成熟女性芬芳的拥抱了。博阿尔内夫人回到家中,同样也是长夜难眠。她知道自己已不年轻,趁着现在还有姿色,应该尽快找到新的靠山,尽快为自己的两个孩子找到生活的保障,现在大儿子欧仁已15岁了,小女儿奥坦丝也12岁了,该为他们的前程着想了。以后的一举一动都该有目的的做了。当两个人跳舞时,她曾有意无意地跟他谈起过目前的政局,拿破仑当时谈了一些颇有见地的看法,并说道:“法国的情况不妙,应该在安定国内平静后,主动打到意大利及奥地利,那里有丰富的宝藏来供养我们的军队。我要占领这片土地,开创法国的新时期。”这些话对博阿尔内夫人很有影响。她相信他的话,而且整个巴黎都在传颂这个青年人,说他吉星高照,前途无量。她考虑很久,决定在这位年轻人身上下一些功夫,为自己的后半生和孩子们的前途赌一把。她的赌注就是她自己美丽的肉体,对此,她充满信心。因此她坚信,初出茅庐的拿破仑尚不曾领略过巴黎贵妇人的风韵。她现在所缺少的就是找一个什么样的机会,与拿破仑再度相逢。拿破仑没有忘记公务。在他提议下,督政府颁布了一项法令,严禁市民私藏武器,违者格杀勿论。这项法令无疑是为了政府的安全而设的,不想却给博阿尔内夫人安排了一个绝妙的机会。一天,拿破仑正在屋内起草文件,突然一位纤弱、俊美的少年闯到了他的办公室,进门就跪倒在拿破仑面前道:“波拿巴将军,我是博阿尔内子爵之子,叫欧仁?德?博阿尔内。我父亲已死在雅各宾党的断头台上了。我是位小孩子,不会去做反对将军的事,只是希望能把我父亲的剑归还于我,以此纪念我的父亲。”拿破仑扶起了欧仁,看着这位面目颇似博阿尔内夫人的少年,当场答应了。拿破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博阿尔内夫人一手策划安排的。第二天,还是在拿破仑办公之时,博阿尔内夫人走进了房门。拿破仑只觉得眼前一亮,一位美人已翩翩向他施礼了:“波拿巴将军,感谢你昨天答应了我的儿子欧仁的请求,今天我特来致谢。”拿破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今天的博阿尔内夫人在粉红色披肩的装束下,显得比那天晚上还要年轻,他不由连声道:“不必客气。”博阿尔内夫人早将拿破仑的神态看在眼里,故意优雅地选择词句道:“为了表示我真诚的感谢,恳请将军明晚到我家小酌,可以吗?”拿破仑此刻已没有答应担任巴拉斯副职时的那种矜持了,连忙答应:“不胜荣幸。”
博阿尔内夫人留下一股香风,满意地走了,只剩下拿破仑在一旁遐思联翩。
第二天,拿破仑衣着一新,乘着四轮马车来到了博阿尔内夫人宅邸。博阿尔内夫人今天着意打扮了一番,身上穿的衣服又薄又透,似乎全身玲珑的曲线都能看出来,在微曳的烛光下,泛着一股朦胧的美。拿破仑的眼睛离不开博阿尔内夫人诱人身影了,他拉住紧坐在身边的美人的玉手,称赞道:“夫人不仅人美,心地也最纯洁。”博阿尔内夫人宝石蓝色的大眼睛忽闪着,盯着拿破仑道:“叫我约瑟芬好吗?我叫您波拿巴。”拿破仑不由心驰神摇,有些持把不住了。现在,拿破仑如坠五里云雾,失去了理智的判断推理能力。一个质朴的科西嘉粗人,27岁,对女人的秘密一无所知,不知道她们的风流韵事,不知道她们的香艳手腕。而她呢,头脑虽然简单轻信,但却是情场上的行家里手,总是如此多情……只要她愿意,他怎么会不跪倒在她的裙下呢?一天晚上,他终于拜倒在她脚下了。面对面地用晚餐,土耳其长沙发上长时间的拥抱亲吻。房门悄悄地关上。约瑟芬半推半就,拿破仑迫不及待。拿破仑紧紧地搂抱着她,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给她留下的印象之深,致使她把以前的拥抱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波拿巴包围她的这种爱情,犹如一炷清香,郑重而炽热,然而,并没有使她飘飘然晕头转向,但他的爱情可以使她从放荡不羁的处境中拉出来,可以安慰她免受蔑视,还她对生活、对未来幼稚而纯真的信心。对这位新的情人,人们到处都传说他福星高照,前程无量,她这样懒懒散散而又心灵手巧的海岛姑娘,该怎么办呢?做自己的丈夫?他比她小6岁,这样的结合能不能白头偕老,或只是一时的热恋?这样的婚姻意味着她将处于引人注目的地位并有助于安置两个孩子。巴拉斯竭尽全力促成她与拿破仑的婚姻。这样可以顺水推舟摆脱一个女人无休止的恳求和纠缠,他还想通过约瑟芬确保波拿巴对自己永远忠心耿耿。最大的根据就是他曾对这位克里奥尔女人许愿,只要她听他的话,他就让拿破仑将军当意大利方面司令,以此作为嫁妆。当司令官,这是波拿巴梦寐以求而求之不得的。这支军队正是两年来他为它起草作战计划并使之日臻成熟和完善的军队。这样一来,建功立业的光荣之路就可能在他面前打开,而开路先锋就是爱情。对波拿巴,巴拉斯也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利。德?博阿尔内太太“身系新旧制度”。更何况,她会使他彻底“法国化”。通过她,他将在社会秩序中向前迈进一大步,这个社会秩序,她是过来人,虽使她尝尽了苦头,但终究还是要恢复的。波拿巴不需要人们对他长篇大论,他自己也心甘情愿与约瑟芬结成连理,他请求她同意他的求婚。她抚摸着他,却不置可否,她还需要时间考虑。尽管她权衡过利弊,认为利多弊少,但她却迟疑不决,不敢迈出一步。
无疑,她怕将军家里容不了她。她那不清不白的过去不能让他家知道。约瑟夫和吕西安的确曾提醒过他们的兄弟。但波拿巴不愿相信他们的话;约瑟芬懂得怎么样哄骗他。他真的以为巴拉斯与她之间,除了事务来往和正当友谊之外,绝没有别的暧昧关系。拿破仑感到自己有些离不开这位魅力无比的女人了。他准备同她结婚了,他同样没有忘记那位把初恋的情吻献给他的德茜蕾,他给她写信道:“假如有一天,你遇到一个你心扉为之敞开的人,在他面前,你禁不住怦然心跳,心旌摇荡;那就不要胆怯,勇敢地去爱他,以求幸福吧。”同时,拿破仑耍了一个小花招。他让哥哥约瑟夫向欧仁妮提出:除非她家立刻同意与他结婚,否则中断一切来往。这显然是变相的撕毁婚约。因为拿破仑知道欧仁妮的母亲反对此事,其哥哥艾蒂安也不同意,长女朱丽已嫁给了一文不名的约瑟夫,小女再也不会不经请求就轻易让出的。心已支离破碎般痛楚的欧仁妮难过极了,她回信道:“该从哪里描述你来信把我投入的困境?你究竟是何居心?想把我压垮,置我于死地?高明!你真是太成功了。是的,你这残忍的人,陷我于绝望和失意。你说‘要中断一切来往’,令我战栗。我原以为你是值得我终生热爱的人,却远非如此!我不该再爱你,因为我实在想不出办法让家人同意这一婚事。我决不能向家人开口提出此事……”拿破仑收到此信,心事减轻了许多。当晚,他就来到尚特莱尔大街,约瑟芬请他共进晚餐。吃完了点心,她把他带进了卧室。波拿巴旋风似的向她扑去,把她压倒在床上,疯狂地撩起了她的衣裙,子爵夫人动情了。眨眼工夫,他脱去了衣服,像消防队员冲进烈火中的样子。凌晨2点时分,约瑟芬如腾云驾雾,进入了梦乡……拿破仑沉迷在约瑟芬粉妆一新的羞怯、娇柔和贤淑的包围中,不能自拔。在这种情况下,在约瑟芬的积极努力下,2月9日,发表了约瑟芬与拿破仑的结婚预告。三个星期后,督政府任命波拿巴将军为意大利方面军团司令。约瑟芬在证明自己财产的条款中并没有留存什么东西,尤其因为她负有债务,她不会忘记给自己留下虚幻的财产。拿破仑因此抱有幻想,不仅可以娶一个出身高贵的妻子,而且可以讨一个富有的老婆。再说,管它什么财产不财产。此时此刻,即使是娼妓,他也要娶她为妻。当人们划拟原本公证书时,未来的丈夫首先声明,除了他的全部衣服以外,没有任何不动产,也没有任何动产。读到这里,这几行字使她极为恼火。这岂不太寒酸了?人们把这几行删掉了。约瑟芬则在年龄上弄虚作假。由于马提尼克岛被英国人占领,她弄不到出生洗礼证书。她少报了4岁,而波拿巴为了同她匹配,则多报了18个月。他献给未婚妻一枚蓝宝石戒指,穷酸得很。而结婚戒指呢,只是在上面刻了几个字:“命中注定。”1796年3月9日晚,在当丹街的市政府里,昔日的蒙德拉贡市大厅现在成了婚礼厅,在婚礼厅的候客室里,约瑟芬及其三个证婚人巴拉斯、塔里昂和未来的经纪人卡尔姆莱正等着迟迟不来的波拿巴。巴拉斯不耐烦起来,不时看看挂钟。塔里昂则开着玩笑。约瑟芬穿着束腰灰色大衣礼服,把穿着薄薄的缎面小鞋的脚挨着火取暖,双手托着下巴,再也笑不出来了。在她桌子后面,勒克莱尔歪着头睡着了。10点了,波拿巴会不会忘了?会不会后悔了?是不是忙着出兵意大利脱不开身?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石阶上传来一声佩剑的铿锵声。将军来了,有点气喘,后面跟着副官勒马罗严。他向大家致意,匆忙说声对不起,便走到勒克莱尔身边,摇着他的肩膀:“喂,市长先生,快点,为我们主持婚礼吧。”勒克莱尔起身,宣读了法律条文,摇曳的烛光照耀着他宣读。双方交换结婚爱词。将军的回答坚定有力,约瑟芬的回答像喃喃自语。新郎新娘和证婚人分别签了字。约瑟芬,以女公民的方式,同出席婚礼的客人一一行贴脸礼。而后,将军同他的妻子乘一辆四轮敞篷马车走了,这辆马车是通过巴拉斯从王室车马侍从那里要来的,以补偿过去博阿尔内在莱茵方面军损失的那辆车子。新婚之夜对拿破仑的诱惑之大是无可怀疑的。当他带着欢欣的微笑脱去新娘衣服,准备要她接受那最为美妙的摧残……上床后,波拿巴发现约瑟芬的那只哈巴狗正睡在压脚被上。他挥手驱赶,然而她却反对道:“你不要打这只可怜的狗,有一次它还可爱地想来我的床上睡觉。你瞧,它看你的眼睛多么善良……不要有意把它撵去。”将军喜欢物有归处,男人在战场,情人在床上,而狗就要在它的窝里。他真想把这哈巴狗扔出窗外,继而又意识到在这新婚之夜它的吠叫声会是不祥之兆的,于是一声不响地窜进了被子里。当他一触到约瑟芬那柔软、光滑的肉体上,那些想法全都改变了。波拿巴抚摸一阵,恣意地挑逗一番之后,就疯狂地向约瑟芬扑了上去,那只狗也被他的热情吓坏了。它不愿看到有人这样虐待它的主人,于是狂吠起来。波拿巴一边用温和、殷勤的言语抚慰这个畜生,一边继续作乐。他一会儿把它比作美丽的金色绵羊,一会儿把它比作玫瑰色的兔子和天使,然而只是徒劳一番。最后,他在它的肚子上狠狠地踢了一脚。哈巴狗落在了地毯上,发出了一阵阵哀叫,而新婚夫妇又开始了他们迷恋的运动。
突然,波拿巴大叫了一声,痛快的约瑟芬心想丈夫已达到兴奋的高潮。但她错了,这喊声却是吼叫声,因为哈巴狗早已爬进了被子里,在未来征服奥斯特里茨的胜利者的左腿肚上咬了一口……事后,他们无法继续游戏,将军再也无兴作乐。德?拉韦纳先生曾在回忆录中写道:“早晨,难受的约瑟芬在他的伤口上敷了一些椴花茶,他蜷缩在床上,唉声叹气地说他要死于狂犬病了……”新婚之夜如同滑稽戏似的结束了。第二天,在约瑟芬的请求下,夫妻俩双双去圣日耳曼寄宿学校看她的两个孩子,一个叫欧仁,一个叫奥坦丝。欧仁已经15岁了,身材又高又细,眉清目秀,但有点柔弱。奥坦丝还不过是一个小姑娘,穿着康庞太太学生制服,一点也显不出可爱。一双眼睛很温柔,一头金色秀发,侧面像只绵羊的脸,是从她父亲那里继承下来的。兄妹俩对将军都很冷淡。在孩子们看来,他们的母亲是屈高就下,与地位低的人结婚,降低了她的身份。波拿巴早已料到他们会反感的,但他却感到自己对他们充满友爱之情,对他们的未来承担责任。在约瑟芬的怀抱中又过了一夜,一个白天狂热地工作,傍晚,波拿巴带着朱诺、路易和财务官肖韦走马上任。他在台阶上含情脉脉地与妻子告别。她答应他,一旦他掌握了他的军队,她就找他去。拿破仑脸挨着车门,快马加鞭奔向意大利,一心追求着功名,在他的思想里,他已经开始了飞黄腾达的征程。当拿破仑还是一个年轻的军官时,他就仔细地研究过梅里布元帅1744?1745年的战役和他的参谋长布塞为他入侵皮埃蒙特所拟定的作战计划。在指挥意大利军团炮兵的14个月中,拿破仑本人曾对阿尔卑斯山滨海地区的地理和当地各个季节的天气状况作过认真的调查研究。迪莫宾1794年4月成功地夺取奥内利亚,9月攻占代戈,这两场胜仗其实都是拿破仑计划的。他曾亲自踏勘过阿尔卑斯山所有的山隘,如6200英尺的腾达山隘、3000英尺的阿登山隘和纳瓦山隘。马塞纳在4月攻势中曾攻占过这些山隘。在这些山隘中即便是最好攀登的腾达山隘也只有一条山路可接近,而这条山路由于陡峭曲折,在盛夏雪融之前,炮兵是无法通过的。1794年8月21日,他曾随迪莫宾的参谋们亲临代戈,对代戈作为征服皮埃蒙特的垫脚石的地理重要性有深刻的印象,因为代戈位于博尔米达河谷的下游,离切瓦要塞仅15英里。越过分水岭的最低点高仅1425英尺的卡蒂波纳山隘即可到达代戈,因为自该处起有一条朝西北走向的大路(可供所有的兵种通过)经阿尔塔和卡凯尔直达代戈和切瓦。这就是越过分水岭把阿尔卑斯山的滨海地区和亚平宁山的利古里亚山区分开的低鞍部??“萨沃纳峡谷”。它是打开皮埃蒙特平原的战略钥匙。
1795年夏,当拿破仑还在巴黎“测绘局”工作时,他就精心制定过入侵皮埃蒙特的作战计划。他推断,法军可以在奥军驰援撒丁军以前,轻而易举地将撒丁军逐出战争,然后再把奥军逐回曼图亚和特兰提诺,为莱茵军团进军维也纳打开通道。这其实也就是他在1794年6月20日草拟的,由小罗伯斯庇尔带到巴黎因“热月政变”而夭折的那个计划。除了地形特征之外,他的作战计划还必须考虑到敌人的实力和部署。在某种程度上,这又取决于政治因素。当时法国意大利军团与奥撒联军隔山对峙,法军在数量上明显地处于劣势。然而,奥国皇帝与撒丁国王之间的同盟是脆弱的。在都灵政府内确有一派颇有权势的人情愿与法国人妥协保持中立,而让法奥两国去一决雌雄。年迈的撒丁国王维克托?阿马迪厄斯三世力排众议,决定与奥皇弗朗西斯共命运,声称由他本人统率大军。奥皇答应用据守伦巴第的奥军支援他,但又给他派去一位奥国将军柯里指挥撒丁军。这样做丝毫没有增加其皮埃蒙特盟友对奥地利人的欢心。最后,奥国选择了参加过7年战争的老将??71岁的博利厄任奥方部队司令并兼任战区最高司令。但是,他奉命不得使奥军越过塔纳罗河西进。所以拿破仑的两个对手之间精诚合作的前景是渺茫的。另一个复杂因素是位于战区东侧的热那亚的国际地位问题。热那亚共和国是一个夹在皮埃蒙特和托斯卡纳大公国之间中立的沿海国家。热那亚人无意卷入战争,而法国人基于本身的利益也不想拖他们下水。当时,纳尔逊的地中海舰队对法国港口实行了严密的封锁,因此热那亚的中立港口对于法国来说便成了一个可资利用的补给来源。然而奥地利人却怀疑法国人有夺取热那亚的企图,于是心急火燎地要阻止法国人这样做。1795年9月底,舍雷尔接替年迈的克勒曼任意大利军团司令,克勒曼则被调往不太重要的阿尔卑斯军团。11月底,由于马塞纳大举进攻获得辉煌胜利,舍雷尔才得以收复克勒曼在6月间丧失的大部分地盘。法军的战线现在是东起萨沃纳到卡蒂波纳山隘,然后再沿阿尔卑斯山脊向西伸延。舍雷尔的司令部又迁回尼斯,马塞纳则继续留在尼斯以东100英里的萨沃纳作为他的代理人。要是舍雷尔在11月取胜之后,乘胜推进皮埃蒙特平原并占领了代戈的话,那么他现在的处境会好得多,其部队也可以在较为富庶的地区获得给养。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所以他们现在只好在阿尔卑斯山滨海地区白雪覆盖的山顶度过一个痛苦的冬天。舍雷尔从他设在尼斯的司令部连珠炮似的向巴黎的督政府要给养、衣服、靴子和装备,因为所有这些东西都非常缺乏。但是督政府对于舍雷尔的要求却很少予以理会,因为此时国库已空空如也。在忍无可忍和极其厌倦的情况下,舍雷尔终于在2月4日提出了辞呈。舍雷尔的辞职使意大利军团的官兵甚为震惊。人们纷纷猜测谁会成为他们的新司令。在过去两年里,他们的司令换了一个又一个,既老迈年高又不很胜任:先是迪戈米埃,然后是迪莫宾,接着是舍雷尔,其后是克勒曼,接着又是舍雷尔。因此,人们都期望有一位年轻有为、精力充沛的人来当司令。马塞纳时年37岁,而且是一位杰出的战场领袖,似乎是当然人选。但是,督政府却另有考虑。因为在他们面前正好有一位年仅26岁,才华焕发的青年军官,在攻克土伦时曾扮演过主角。在保卫杜伊勒里宫时,正是他使用大炮才使督政府的这一帮人得以继续掌权。何况在过去几个月里他一直在精心制定入侵皮埃蒙特的计划,现在是让他去负责执行这些计划的时候了。2月27日,这位青年军官被告之他即将接替舍雷尔的职务。3月2日,他正式被任命为意大利军团司令。督政府在1795年10月取代国民公会后不久,曾考虑过入侵意大利的问题。五位督政官中,有两位是旧皇家陆军的军官,即巴拉斯和卡尔诺。后者担任过“测绘局”局长,曾对入侵问题作过深入的研究。督政府在任命拿破仑为新司令的当天,草拟了一份“对意大利军团司令的指示”,并在4日后交给了拿破仑。它无疑是以拿破仑原来拟定的那个计划为基础的。3月2日的指示含有下述重要内容:仅攻击皮埃蒙特并不能达到督政府所确定的目标,即把奥地利人赶出意大利,尽快赢得光荣而持久的和平……督政府认为尤其必须发动进攻战役把矛头主要指向意大利境内的奥军。因此,在意大利境内的法军,如果在军事行动一开始就设法击败皮埃蒙特人,那么在其后的战役中就不会有后顾之忧……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地把敌人赶过波河,然后在米兰方向最大限度地集中力量。不过必须在我军攻占切瓦后方能行动……拿下切瓦后,军团司令应迅即用可以获得的皮埃蒙特的资源补给军队。然后再挥师直指奥军,将其一举赶过波河并解决己方渡河的手段问题……督政府坚决认为,意大利军团应在敌国补给而且也必须靠敌国补给,它的一切需要都应最大限度地取自敌国的资源。必须大量地向占领地人民征收特别税,其中一半用以维持部队的各项开支,另一半用以支付部队的薪饷。该指示简明扼要,新司令可以全权处理前进路线和战术方面问题,仅提请他注意主要战略目标的先后次序,即先夺取切瓦要点,迫使皮埃蒙特人退出战争;然后补给军队,而把奥军赶过波河;最后进军米兰。该指示没有提最终目标也许是明智的,因为这要视执行结果而定。
责任编辑:李三